安楠

当羡不羡。

随便扯扯

我觉得爱情至上这个观点并没有什么不对
当然觉得爱情没那么重要也没有问题

你失去的只是你一条腿,她失去的可是她的爱情。

可笑点在于把自己的爱情价值观加之于别人

但是若是真的有人愿意为自己的爱情附加一条腿的代价,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可笑。能有资格为之后悔,嘲讽的仅仅只有当事人罢了。
当然我们总是管不住人们发表自己的见解。

评论